首页 >> 校园内外 >>共建单位 >> 一线原创|| 难忘那盏煤油灯

一线原创|| 难忘那盏煤油灯

        晚饭后,星星没来由的说了一句:“爸爸,俺老师说,鲁迅的作品不好懂,有一句你知道啥意思不?老师说,不懂也没关系。是一句,在预告石油的已经不多了。”我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啊什么意思。

       星星便说便拉我到他房间,拿出语文课本,翻出一篇文章,指着说:“看,就这一句。”我仔细一看,原来是鲁迅的一篇《好的故事》,开头有这么一句:“灯光在渐渐的缩小,在预告石油的已经不多了。"原来如此,我一下子明白。这不是在写煤油灯吗?怪不得星星不懂,因为他压根不知道写的是什么。我一笑,说:“原来这样啊,我来告诉你,这是描写的煤油灯,说灯的油不多了。”星星听了,一脸疑惑,煤油?灯?他指着明亮的日光灯说:“是这种灯?”“哪儿啊,我         时候,就没电,后来有了电,也经常停电,平常晚上,就是用煤油灯照明的,后来也用蜡烛。”星星忙问:“煤油灯?点汽油,还是柴油?啥样子?”“煤油,和柴油差不多,就是比柴油黑,灯的样子嘛……”我陷入沉思。

       小时候,煤油灯,可是农村最主要的照明用具。一到夜晚,那如豆,如星的亮光,便闪烁在千家万户,那是乡村希望的光。曾忆起,在那一抹亮光下,父亲拔着灯芯,教我读书,母亲在那昏黄的灯光下,为全家缝缝补补……煤油灯,各式各样,有高档的,配有灯罩,可拔动灯芯,记得,那盏灯,可是家里的宝贝,父亲常常擦得锃亮。更多的人家,用的是自制的煤油灯,取一废旧的玻璃瓶,盖子打一个孔,用棉花搓成长小拇指粗细的长条做灯芯,从盖孔穿进去,外露一厘米左右,瓶里装满煤油,把棉花条长端放入瓶子,拧上盖子,煤油便顺着棉条吸上来,点燃外露的一端,一盏简易煤油灯便制成了。在瓶子上再系上绳子或铁丝,这盏灯便可挂,可放,便用极方便。因为煤油灯光弱,学习时,须得凑得很近,一晚下来,鼻子,脸,便被熏得黑乎乎的。即使这样,在这灯光微弱的灯光下,我的姑姑,顺利地考入了滑县师范,就成了我的榜样。于是,多少乡村学子,借助这灯光,走出广阔的天地。于是,这灯光,便成了乡村未来希望的光。后来,有了蜡烛,再后来,电灯便成了乡村最亮的光。可是,却再也找不回,当年那盏萤火般的灯光……

     “爸爸,明天你帮我做一个煤油灯吧,我想让同学看看。”星星的话,打断了我的述说。“好。我就用这个墨水瓶,帮你做一个。”我指了指窗台的空墨水瓶。(韩起云)



  • 电话直呼

  • 18600898949
  • 18137688001
  • 主编 :
  • 编辑 :
  • 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