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校园内外 >>校园记者 >>精品阅读 >> 烧不死的柘刺树

烧不死的柘刺树

微信图片_201907021439502.jpg    周六,闲来无事,驱车出城,迤逦而行。南阳刚刚雨后初晴,蓝天白云,碧空如洗,带来一丝清凉,使人不觉精神一振。穿谢庄,过龙王沟风景区,经石桥古镇往河东去,不觉已是方城县地界了。

  沿路继续往前走去,不经意间,路边发现一块石碑。碑上三个大字“博望坡”,旁边一些小字记述了当年诸葛亮火烧博望的大略经过。难不成,这里就是当年火烧博望的古战场?

下了车,向附近的村民打听博望坡的具体位置。一个路人信手往左边一指,我没有看到山坡,只看见一颗虬枝铁干的老树,隐隐有些生机,旁边种了一颗小树倒是枝叶繁茂。村民补充说:“当年烧得啥也没有了,就剩下这颗柘刺树。”

  我到近前去端详这棵树。树在地里,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秋庄稼,经了雨水的滋润,庄稼长势正旺。通往树跟前去,有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。可见经常有人来看这棵树,人们为了方便参观,特意修了这条小路来。

  走到近前,我发现树已经被铁栅栏围了起来,跟前有人们用砖和水泥垒砌的台阶和香炉。人们已经把它看做一颗神树了吧?活了一千多年的树该是很古老、很少见了,一千多年的风风雨雨世事沧桑啊!何况这棵树经历了把整个博望都烧成废墟的当年的那把大火。

微信图片_201907021439501.jpg    枝干都有被烟火灼烧的焦黑色,树皮炸裂,虬枝如龙,根却倔强地深深扎在地上。我几乎觉得这是一颗枯树,枝头却隐隐有叶子的痕迹。柘刺的叶子,很小,小到你几乎看不见,仔细看时才能发现那一点嫩绿。于是我知道,这棵树还有它倔强的生命力。

  我见过柘刺,生长很慢的一种灌木。刺极细,不小心就会伤到人,童年的经历让我对它心存恐惧。木质却极柔韧瓷实,结实耐用,小时候大人经常用它做赶牛的鞭杆,削了刺,剥了皮,木质油亮发光的那种。一个柘刺的鞭杆可以用很多年。这种柘刺生长在山坡上,田埂旁,耐干旱,有很强的的再生能力。

  像这种一千多年的柘刺树我还是终究没有见过。树干上挂了一个牌子,字迹模糊不清。大约像北京城里保护古树的那些铭牌吧,写着它的分类、种属和历史。其实,当年的那把大火就是它最好的说明书了。傲立了一千多年,生长了一千多年,历经劫难而不死,像极了中华民族百折不挠、傲岸不屈的精神。

  博望是方城县的一座古镇,位于方城县西南30公里处。最早得名于汉武帝时开通古丝绸之路的张骞。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不甘受制于匈奴,两次派遣张骞出使西域,最终打通了一条横贯亚洲,直通罗马的古代商路。张骞以其卓著的功勋被封为博望侯,取“广博瞻望”之意。在历史上,博望先后为侯国,为县,为驿,为镇。

  而更让博望出名的,是历史上诸葛亮初出茅庐的第一把大火——火烧博望坡,让博望坡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道冈粱,成为留给我们无限遐思的古战场。现在,大火熄了,诸葛去了,古战场的灰烬滋养着繁茂的庄稼和野草。只有这棵柘刺树,还在呼唤对历史永远的凭吊。

  《三国演义》中赞道:“博望相持用火攻,指挥如意笑谈中。直须惊破曹公胆,初出茅庐第一功。”把火烧博望坡看做诸葛亮军中立威,收服关张的第一战。这场战斗,也扭转了刘备一直以来屡战屡败的局面。从此,在诸葛亮的运筹帷幄下,刘备逐渐站稳了脚跟,夺荆州,取西川,定鼎三分,成就了一番大业,也成就了刘备和诸葛亮之间的一番君臣佳话,成就了诸葛亮“千古人龙”的高大光辉形象。

  三国的历史中,曾有一把大火,与博望有关,烧了又熄。这把火,写在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十九回《荆州城公子三求计,博望坡军师初用兵》。但演义终究是演义,不是历史,管他这把火是不是诸葛放的呢?在小说中,诸葛亮放的火还少吗?烧了新野,烧了赤壁,烧了孟获的藤牌兵,还差点烧死了上方谷的司马懿。最后,他为自己点燃了一盏续命的明灯,却被魏延不小心踢灭了。历史,总是这样的无情。

  诸葛已随秋风去,博望空留柘刺树。烧不死的柘刺树,经历了东汉末年的那把战火,感受着魏晋风度,吟咏着唐诗宋词,欣赏着明清小说一路走来,走到了今天……

  烧不死的柘刺树,是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,是一种无声的诉说,还在向我们昭示着什么!

【作者简介】

左德浩,微信名饮茶洗心,生于1975年5月,中学高级教师,河南语文学会常委,河南省社会体育一级指导员,卧龙区亚博体育2018下载系统网络评论员,任职于南阳市第十一亚博体育软件下载,班主任、语文教师、公众号撰稿人,喜欢读书、静思、品茶、旅行,在阅读中思考人生,在行走中洞见自我。


  • 电话直呼

  • 18600898949
  • 18137688001
  • 主编 :
  • 编辑 :
  • 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