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城春意

洛城春意

对于一座以景闻名的城市而言,春天自然是其最好的季节。冰雪消融、杨柳依依、梨花杏雨,一切称得上艳丽的颜色都能在这个季节的城市中找到,在充沛着绿意的丛间悄无声息出现的一抹别样色彩,便是这个季节最美的风景。

而在一座被称为“花城”的城市里,春景的美丽是用多少笔触来描绘、多少语言来称赞都不为过的。这座城市是洛阳。“花城”中的“花”指的是牡丹。一千多年前诗人就曾写下名句“洛阳牡丹甲天下”,至今仍出现在洛阳的旅游广告词中。泱泱中华能号称“甲天下”的景物,一个是被全国人民所熟知的桂林山水,另一个便是这座城市的代表——牡丹。

洛阳是中国历史最长的几座城市之一。中国古代帝喾、唐尧、虞舜、夏禹等神话,多传于此,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,也都是中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。它历经几千年风雨,也曾作为都城见证了数个王朝的衰落,这让这座城市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繁华看透后的淡然与悠闲。到了现代作为深居内陆的中原城市,它并没有被西方文化所改造得面目全非,而是兼有北方的豪放磅礴与南方的水乡风流,带有一座历史名城所特有的古韵和诗意。新中国建国后不久,政策号召全国人民援建洛阳、建设现代工业,苏联也曾派出专家、在这里投资建厂、留下了不少俄国风情浓厚的苏式建筑。

而当今的这座城市,经济依赖于重工业和旅游业,生活节奏极其悠闲、不紧不慢。每年的春季是这里的盛会——“洛阳牡丹文化艺术节”,被人们习惯性成为花会举办的日子。城市里的每一处景观都少不了牡丹花的存在。大批的游客从全国汇集到这里,去一睹“真国色”的真容。当不熟悉洛阳的外地人大声惊叹牡丹的美丽时,看惯了牡丹的洛阳人不免有些烦躁——街上开满了不属于这里的外地车,而本地的私家车只能按照单双号的限行行驶。可当他们向来此观光的亲朋好友们介绍国花之美时,脸上又确实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自豪与窃喜交杂的神色。

当人们流连于花丛中时,不禁会想到,沿着时间的河流溯流而上、回到一千多年前、文人墨客是否也沉浸在洛阳的牡丹中、为其写来不朽的诗篇?而武后在此地与牡丹花所共同书写的一段故事,是否也是她在此定都的重要原因呢?当代的洛城繁华已逝,而人们仍能想象出古时人们游览赏花的场景,在无形间给浮躁的现代社会增添了一丝诗情画意。纵千载光阴已过,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而古今人们在这一片大好春意当中流连忘返的身影,隐隐约约地构成了重合。

回首现代的洛阳城,每值春季、从老城区开始,历史上的文化古迹便又因为春色而焕发出了新的色彩。昔日帝王指点江山的身影已然淡去,而这里的老城墙、仿照武后当年办公场所而建的天堂、明堂,还有中国第一座佛教寺庙白马寺,四大石窟之一的龙门石窟,都是这悠悠历史的见证者和纪念者。历经多少个春日过去,斯人远去、纸张发黄、城墙崩塌,只有这春日还是永恒的、不变的—这似乎已经足够让人欣喜了。

从冰雪消融的早春开始,洛水解冻,河畔的柳树枝头开始出现绿意,牡丹的枝头有了新的萌芽。整座城市从冬日平静沉寂的梦境中醒了过来,气温升到了10℃以上,开始有了能够照到人身上的暖融融的阳光。

大雁归来、迎春花开放,行人的穿着逐渐单薄起来。幼鸟开始孵化,从窝中啾啾地探出头来,于是人们知道、大概到了时候可以去看花了。不只是牡丹,桃花、杏花、梨花都漫山遍野地盛开着。白居易曾写“洛阳东有赵村,杏花千余树”。如今赵村在何处已不可考,而千余树的杏花依然在整个洛城盛开着。

随着游人的增多,花会的开始,牡丹也开始绽放。有姹紫嫣红的富贵之色,也有水墨丹青的淡雅之意,这种花朵大概是怎么称赞都不为过的吧?领略过历史名城的诗情画意,知了了历史上的洛阳的繁华,吃过了洛阳水席,也许包中还装着牡丹花的种子,游人的离去也伴随着花朵的凋零,一年当中最好的季节快要结束了。

在最后几个春日的傍晚、夕阳西下,光线从最后盛放的牡丹花身上褪去、从白马寺的禅房上褪去、从涧西区那些苏式建筑上褪去。晚霞失去了燃烧的力量,整座城市被涌起的夜色一点点吞没,正如同洛城的春意正在迅速地被夏季的炎热所取代。(  河南省洛阳市河南科技大学附属高级中学高二(6)班   祁智琳 


  • 电话直呼

  • 18600898949
  • 18137688001
  • 主编 :
  • 编辑 :
  • 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